喜欢本站请将 转发给您的好友  |  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本站  | 永久地址发布页
公告: 大片网站_一级片日本_一级黄色网_免费黄色片网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姐姐系列之侄女来袭(第三天)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姐姐系列之侄女来袭(第三天)

轉眼間,已是凌晨。「一一?」朦朧中身邊似乎有人叫我。「一一?」又是一聲,我清醒過來,這個應該是小露的聲音。「怎麼了?」我盡量壓低聲音問道。「我睡不著啦!」「那怎麼辦?」我動了動被兩人抱的有點僵硬的身子。「陪我說話。」小露湊到我耳邊說道。「想說什麼?」我似乎也沒什麼瞌睡,索性陪陪小露。「你覺得玲玲怎麼樣?」「你指的是哪方面?」我很好奇小路到底要問什麼。「就是你覺得她是個什麼樣的女孩子?」說著,小露把手放在我的胸口。「玲玲麼?給我的感覺性格方面應該和你很像。」我握住小露的手說道。「。。。。。。」小露沒有說話,示意我接著說。看到小露沒有說話,我便接著說道。「很活潑,也很讓人頭痛。很可愛,古靈精怪的,完全對付不了。」「你這是說我很讓你頭痛咯~!?」小露照著我的胸口掐了一下。「沒有沒有,我的意思是你。。。你們有時候調皮的有點過頭了,都有點像在欺負我了。」「怎麼?不願意讓我欺負啊?」說著,小露又掐了我一下。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願意。願意。」我將小露的五指抓住,防止小露又來一下。「真的願意?」小露的一隻腿放在我的腿上,大腿的肌膚在我的大腿上來回的摩擦。「嗯。」「噗,你怎麼這麼聽話?那我以後豈不是可以肆無忌憚的欺負你了?小一一。」「那,還請親愛的手下留情咯。」我放開手,一把把小露摟在懷裡。「哈哈哈哈。。。你說的好假啊。」小露不禁笑出了聲。「噓!」我忙要小露禁聲,生怕把睡在我另一邊的玲玲弄醒了。見玲玲那邊沒有什麼反應,小露那拿開了我的嘴,「沒事啦,她睡得那麼熟,一定不知道的。」「一一。」小露再次把手放在我的胸口。「什麼?」「如果玲玲不是你的。。。你最疼愛的小侄女,你會喜歡他麼?就像喜歡我這種喜歡。」「我不知道啊。」我完全不知道怎麼回答這個問題,怎麼回答這個問題是正確的。「什麼不知道啊,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快說!」「喜。。。喜歡吧。」我回答得有些遲疑。「噗,覺得她是你的侄女很可惜麼?」小露的手開始撫摸我的胸口。「還好吧。」「什麼叫還好啊?」小露步步緊逼。「沒想過這種問題。」「那就現在想吧。」小露的撫摸面積已經擴大到整個胸腹部。「能不想麼?」我被小露摸得有些不自在,想要去抓住小露的手,最後還是被她掙脫開了。「不行!」小露很果斷的回答道。「快說嘛~!」我打了一下一絲不掛的小露的屁股,「你想造反是吧?問那麼多幹嘛,快去睡覺。」「哈哈哈哈,我知道答案了。」小露依舊嬉皮笑臉的對著我。「知道什麼,快點睡覺。」小露才到了我的想法,讓我有點點尷尬。「不嘛,人家睡不著啦!我都睡了一天了,你還讓我睡。」小露不斷地發嗲,右手也不斷的向下移。「那你想怎。。。」話還沒說完,小露已經摸到了我的陰莖,準確的說是隔著褲子握住了我的肉棒。「一一,難道和我聊天的時候你在想壞壞的事情?居然變硬了。」說著還有意的握住我的肉棒上下的套弄了一下。「別鬧!」「什麼嘛,你是自己硬起來的,難道說,我剛剛說玲玲的話讓你有感覺了。你果然是喜歡玲玲的吧?」說著,小露又狠狠地套弄了幾下,肉棒在小露的刺激下變的更大了。「別。。。」不等我說完,小露就爬到我身上來了,雙手扶住我的頭。「幹嘛?」我忙扶住小露,生怕小露往左邊一滾,把玲玲弄醒了。「你說幹嘛?」小露反問起我來。「快下來,小心把玲玲弄醒了。」我輕聲細語的說道。「不要,明明是你自己硬的,還好意思要我下來。」說完,小露便吻了上來。正要說話的我,嘴巴直接被小露堵住了。小露直接把舌頭伸到了我的嘴裡,我左手被玲玲死死地抱住,身子又被小露壓著,完全沒辦法推開小露。小露的舌頭在我嘴裡胡亂的攪動著,直到唾液一點點的順著舌頭流入我的口中才緩緩地抽出自己的舌頭。小露湊到我又耳邊道:「怎麼樣,像這樣被人強吻的感覺很爽吧?嘻嘻嘻嘻!」我剛要說點什麼,只聽到小露在我耳邊悄悄的說了句:「還要麼?」說完,我的嘴巴再次被堵住。這次小露的動作比之前霸道多了,直接用舌頭撬開我的牙齒,然後就把舌頭伸了進去,小露的舌尖不斷地挑逗著我的舌尖。被小露挑逗到的我不禁用僅剩的一隻手摟住小露的小蠻腰。「怎麼啦?忍不住啦?」小露抬起頭道,嘴邊還掛著不知道是誰的津液。這時,小露突然一愣,然後只見小露嘿嘿一笑,再次以把握住我的肉棒,不過這次是直接把手伸進我的內褲裡。「一一,你好好色啊,你知道你剛剛頂到我哪裡了麼?」說完,小露不知為何扭動了一下下身。小露有意無意的輕撫著我的肉棒,弄得我的肉棒又癢又麻,我不由得抽了口氣。「嘻嘻,受不了了麼?」小露在我身上嬉笑著。「。。。。。。」「我看你到底要矜持到什麼時候。」說完,小露就要脫掉我身上唯一的衣物內褲。我一隻手被玲玲抱著,另一隻手放在小露的腰上。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小露就開始用兩隻手扯我的內褲了。「快把屁股翹起來。」小露錘了一下我的胸口說道。原來我的屁股壓著一部分的內褲,所以小露努力了半天都沒有成功脫下我的褲子。我一邊「享受」著小露的腿在我股間不斷地摩擦,一邊從嘴裡擠出兩個字。「休想。」小露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在我旁邊熟睡的玲玲,心領神會的笑了笑:「原來是這樣。」說完,小露把右手伸到被子外面,在玲玲的面前晃了晃。「快點把屁股翹起來,否則的話。。。嘿嘿~!」小露並沒有說明,但是兩傻子都知道小露要幹嘛。「你不敢的,玲玲要是醒了。你的下場和我一樣。更何況你現在還壓在我身上在。」我看了一眼玲玲的臉,故意壓低聲音說道。「是麼?」小露不以為然的說道,手直接放在玲玲臉上去了。「臭丫頭。。。」我被迫抬起了自己的屁股。小露手腳並用把我的內褲脫到了膝蓋。「這才乖麼。」說著,還吻了我一下。這時的小露已經情不自禁的把自己的雙乳壓在我的胸口,一口吻了上來。

兩人舌頭糾纏在一起的同時,小露還將自己的小穴順著我的肉棒不斷地上下摩擦。這時我才感覺到小露的陰部好像濕漉漉的。我趁機伸手一摸,天哪,濕得一塌糊塗。小露忙把舌頭收回自己口裡,抬起頭。用很害羞的表情一句話不說的看著我。「丫頭,你怎麼是濕成這樣了?」「。。。。。。」小露還是沒有說話,咬著嘴唇看著我。「你該不會從剛剛就是這樣的吧?」「。。。。。。」小露還是沒做聲,過了一會兒,才緩緩的點了點頭。「其實。。。其實我睡下去沒多久就。。。」後面的話小露不好意思再說出口了。我用手又輕輕的碰了下小露的陰部。「別。。。」,小露雙腿一軟,直接趴到我身上。「你。。。忍了很久了?」小露用羞答答的眼神看了看我,然後重重的點了點頭。看著小露羞答答的表情,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抱住小露的頭,把小露的嘴按在我的嘴上,舌頭主動撬開已經毫無防備能力的小露的小嘴。吻到情深時,我再也忍耐不住,扶住小露的屁股就要插進小露那溫暖而濕潤的小洞。小露把兩人的嘴邊分開,看著牽著連著嘴唇的一絲銀線一點點的變細、斷開、滴落在我的嘴上。小路調整了一下位置,眼神迷離的對著我點了點頭。我的龜頭已經正對著小露的陰道口,一切蓄勢待發。我扶著小露的翹臀一口氣按了下去。「嗚~~~~~~~!」我的肉棒一口氣整根沒入小露下面的小嘴中。下體傳來的強大的快感是的小露一下子喊出了聲。同時,也讓小露嚇得連忙摀住了嘴。「小露姐姐,你怎麼了?」被小露剛剛的呻吟弄醒的玲玲問道。「。。。。。。」小露摀住嘴巴不敢說話。「小露姐姐?」玲玲又試探性的問道。「沒。。。沒事,你快睡吧。」小露的下身塞著我的整根肉棒,嘴裡含糊不清的說著。玲玲打了個哈欠,「哦,那我睡了。」「嗯。」小露應了一聲,趴在我身上一動都不敢動,生怕稍稍的動了一下讓玲玲發現兩人的異樣。睡得迷迷糊糊的玲玲換了個姿勢,由向右側躺著變成了平躺著,但是還是把我的手抱在自己懷了,準確的說是放在自己的肚子上。等到玲玲的呼吸再次變得平穩,小露的粉拳一拳砸在我的胸口。然後對著我的肩膀就是一口。然後在我耳邊小聲的叫道:「死一一,臭一一,壞一一,臭一一。」這回輪到我在小路耳邊調戲道:「不是你想要要的麼?你看你濕的那麼厲害。」話一說完,小露對著我的肩膀又是一口。這丫頭還咬上癮了還,我要懲罰一下她。我心裡這樣想著。我下身輕輕的向小露頂了一下。小露完全沒一提放這一下,被這一頂差點又呻吟出了聲。小露帶著生氣的表情看著我,而我完全不理會她。只顧著下身繼續輕輕地挺動著。不一會兒,先前還在生氣的小露已經變得滿臉通紅,自己的下身不斷地被撞擊使得自己開始主動地迎合我的動作了。「怎麼?不生氣了?」發現小露開始迎合我的抽插之後,我又開始忍不住調戲道。「多話,哼!」「哦,不服氣是吧?」我停止了挺動,同時右手扶住小露的小蠻腰。「幹嘛啦?」小露發現我停下來了,同時自己因為腰被扶住了也沒有辦法動。「嘿嘿。」我輕笑了兩聲,沒有再說話。這時,小露已經明白怎麼回事。「一一,你動一下嘛,求求你了~!」小露在我耳邊小聲的哀求著,接著就開始用臉在我臉上亂蹭。「別蹭了,再蹭就掉皮了,來!換個讓小爺我算的說法。」小露帶著怨念看著我,突然眼神一亮。用嗲嗲的聲音喊道:「老公,我要,人家要嘛~!」還裝模作樣的在我身上扭了兩下。這一聲喊得我渾身一抖,整個人都酥麻了。再看看小露,小露正用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含情脈脈的看著我,讓我整個人頓時間就亢奮起來了。我臉上一笑,摟住小露的腰,直接狠狠的按了下去,同時下身往上一頂。這次小露有了準備,慢摀住嘴巴。「嗚~~~~~~~」然後整個人癱在我的身上,把臉埋在我的胸口。小露趴在我身上享受著下身的不斷的撞擊,臉埋在我胸口發出似有似無的呻吟。沒幾下小露就開始越抱越緊,下身也開始夾緊我的肉棒。小露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雙手死死的抱住我,然後突然渾身突地繃得緊緊的,最後才慢慢癱軟下來。過了好一會兒,小露才抬起頭,擦了擦嘴角邊的口水,然後望著我傻傻的一笑。「嘿嘿!」「怎麼樣,這下滿足了吧?」說著,我勾了下小露的鼻子。「嘿嘿。」這時,小露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過一一你好像還沒射啊,要不我們再來一次吧?」「你受得了麼?」我看著小露略帶癡態的臉道。小露沒有回答,而是直接撲上來就是一頓狂吻。吻了好一會兒才抬起頭,用一種帶著慾望還有意一絲害羞的眼光看著我。「我明白了。」我邪邪的一笑。「那你自己在上面動吧。」「你來嘛。」小露發著嗲。「我被玲玲抱著在,不好動的。」我做出一個無奈的表情。「。。。。。。」小露愣了半天,最終還是妥協了。小露咬了咬嘴唇,看了我一眼,然後顫抖著俯下身子,把手伸到下面扶住我的肉棒,然後慢慢的對準自己的陰道口。小露試探著碰了幾下,除了全身因為緊張,抑制不住的發抖,似乎沒什麼別的感覺。小露握著我的肉棒,讓龜頭抵住自己的小穴,然後身子慢慢的滑下去。我的肉棒一點點的擠開小露的陰道。小露屏住了呼吸,直到自己的小穴被小心翼翼的塞滿了才長吁一口氣。「動一下試試。」小露瞪了我一眼,然後開始嘗試著慢慢的運動自己的軀體。這次小露完全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小穴上面,清楚的感受到我的肉棒不斷地擠壓著自己的小穴,龜頭不斷地刮著自己的陰道壁,同時,我的兩顆蛋蛋也不斷的撞擊著自己的陰唇。小露就這麼慢慢的移動著自己的身體,一直重複著這樣的動作。過了幾分鐘之後,小露停了下來,喘了口氣。「一一,你動一下嘛,我這樣好累啊。」「誰叫你這麼胖的,動幾下就累了。」我故意調侃道。聽到這句話,小露氣不打一處來,對著我的胸口就是一口。疼的我直咧咧,但是又不敢動,生怕一動把玲玲弄醒了,也不出聲,亦能強忍了下來。小露鬆口之後咬牙切齒的質問我:「我哪裡胖了?我90斤不到,我哪裡胖了?」「那你怎麼那麼動一下就累了?」我故意問道。「人家腿。。。人家身子發軟了嘛,你又不幫我。」我笑了笑,扶住小露的腰,身子再次開始動了起來,由於之前做了那麼長時間一直沒有射,不一會兒便射在了小露體內。小露在我身上趴了很久,才緩緩的小聲道:「一一,把我抱起來,我要去浴室洗洗。」我嗯了一聲,試著把手從玲玲的懷中抽出來,發現直接一抽就抽出來了。早知道這樣,之前就應該試一試的。手抽出來之後,我小心翼翼的掀開被子,輕輕的把趴在我身上的小露抱起來。回頭見玲玲沒什麼反應,變幫玲玲蓋好被子,然後輕手輕腳的把小露抱進浴室。我把小露放在凳子上,打開蓬頭試了試水溫。等到我把小露全身都淋了個遍之後。小露羞答答的望著我說:「一一,裡面。。。」「?」我沒明白她的意思。「就是你剛剛留在我身體裡的東西。」小露氣不打一處來。「是,是!我知道了。」我看了看,「是你來還是我來?」小露先是一愣,然後看了看我才緩緩道:「你。。。你來吧。」我讓小露在凳子上坐好,然後跪在小露面前,掰開小露的大腿,小露只是稍稍的抵抗了一下。「哈哈,一一,你這樣跪在我面前好傻哦~!」小露突然很無腦的嘲笑了我一句。我瞪了她一眼,然後盯著小露的陰部看了看。小露的下體被我不斷的抽插之後,原本如白玉般無毛的下體變得有些發紅,陰道口微微的張開,整個下體都沾滿了小露性奮的時候分泌出來的體液。這景象突然給我一種小露的下體長得十分可愛的感覺,讓人忍不住想親一口。我不由得把臉湊得更近的盯著小露的陰部,死死的盯著。「臭一一,你在幹什麼!!!」小露被我盯得不好意思,大聲的嚷道。我嚇得連忙把臉收了回來,然後眼看著乳白色的略帶粘稠的液體從來小露的陰道口緩緩的流了出來。「不要看啦,臭一一!!!」小露緊緊地閉上了雙腿,雙手已經摀住了自己的雙眼和臉頰。「好啦!好啦!我不看了,我幫你洗洗。」我帶著歉意扶著小露的大腿說道。「也。。。也不是不能看啦,只是別那樣死死的。。。盯著看。」小露繼續捂著臉說道。「好。。。好的。」這時,小露自己用極慢的速度打開了自己的雙腿。小露的陰部再一次出現在我面前,從陰道口流出的精液比剛剛跟多了。因為小露剛剛那一夾,我的精液被弄得小露的下體上到處都是。我在小露叮囑我把水溫調低一點之後,把流出來的精液都沖洗乾淨了。「一一,裡面。。。裡面。。。還有。」小露還是捂著臉,只是手指間露出一小縫偷偷的看著我的一舉一動。我在小露的下體上摸了兩下,把還掛在上面的水漬弄乾,就這樣的一個小小的動作也弄得小露不由得小聲的呻吟了一聲。「疼麼?」「沒事。」小露搖了搖頭。

等到我把小露下體表面的水弄乾淨之後,溫柔的掰開小露的陰唇。這時,小露的雙腿開始止不住的顫抖。正當我要把手指伸到小露的陰道裡,就聽見外面有人喊道:「十一,小露姐姐,你們在裡面麼?」看樣子玲玲不知為什麼醒來,然後發現身邊的人都不見了,然後發現浴室的燈亮著,於是便走進衛生間,在浴室的門口喊了聲。就這一聲喊,嚇的小露趕緊閉上了雙腿,完全顧不上我的手指還插在自己的陰道裡。「在。。。在裡面,你小露姐姐又出了一身汗,說是要衝一下。」我連忙應道。「哦,這樣啊,我一醒來發現你們都不見了,嚇我一跳。那你們繼續吧,我繼續睡覺了。」「嗯,去吧。」玲玲走到門口突然停住了,「小露姐姐真的沒事麼?我剛剛聽到她哼了一聲,而且剛剛睡覺的時候她好像也在不斷的翻身。」「放心吧,我沒事,就只是。。。只是在被窩裡睡得有點熱罷了。」這時小露連忙回應道。「哦。」玲玲離開了衛生間,回到了床上。「難道她發現了?」小露悄悄地問我道。「應該沒有吧,她應該是睡著的時候感覺床在晃才這麼說的吧?」「哦。那就好,那就好~!」「不過,丫頭,告訴你一件很重要的事哦。」「什麼?」「你到底要把我的手夾到什麼時候?」「?」這是,小露才感覺到自己陰道裡的異物感。「笨一一,快抽出來。」小露急忙想要推開我。「我也想抽出來啊,好歹你要先把腿鬆開啊,笨蛋。」「哦。」小露尷尬的笑了笑,張開了腿。我把手抽了出來甩了甩。「怎麼?嫌髒啊?那還不是你射的。」小露氣鼓鼓的說道。「髒你個大頭鬼,被你那樣夾著,手都酸了。」「哼,身在福中不知福。」「好了,少廢話,還要繼續麼?」小露鄭重的點了點頭。我再次扶住小露的雙腿,掰開小露粉嫩的小穴。小露沒有看我,只是仰著頭,似乎在努力的忍耐著。我將手指伸進去,直到整個手指沒入小露的小穴。然後輕輕地沿著小露的陰道壁,把我留在裡面的精液一點一點的刮了出來。我每動一下,小露的陰道就跟著收縮一下。每動一下,就收縮一下。漸漸地,摀住嘴巴的小露開始忍不住的呻吟起來,呼吸變得沉重,雙腿時不時的想要夾緊。「一一,還沒好麼?我。。。我。。。我好難受。」「稍微再等一下,快完了。」過了一會兒之後。「好了,自己感覺一下裡面還有沒有。」「。。。。。。」「小露?」見小露半天沒說話,我抬頭一看。發現小露正雙頰通紅的看著我,然後又看了看我那不知何時有勃起了的肉棒。緊接著,小露稍稍站起身子,然後直接朝我撲過來。然後抱住我的頭就強行用舌頭撬開我的嘴巴。兩人的舌頭交纏了好一會兒,小露鬆開口bia了bia嘴巴,也不管順著嘴角流下的津液。小露一句話沒說,而是用如火的眼神看著我。「有想要了麼?」小露重重的點了點頭,立刻再次撲了上來。這次直接把我撲得坐在了地上,此時的小露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再次把舌頭強行塞到我的嘴裡。我一邊用舌頭和小露的舌頭纏綿著,一邊掙扎著站了起來。還好小露的體重不算重,我十分順利的站了起來,然後把整個身子都盤在我身上的小露放在馬桶上。小露自覺地鬆開了我嘴巴,然後很自然的把雙腿架在我的肩膀上。我抱住小露的大腿,這時已經不需要任何的前戲,我直接把肉棒插進小露早已飢渴難耐的小穴中。這一下直接讓小露身子一直,頭直接靠在了馬桶的水箱上。小露就這樣抱著馬桶蓋,仰著頭,享受著下體一下又一下的撞擊,享受著火熱的肉棒不斷地在自己的體內進進出出,不斷的擠壓著自己的陰道,龜頭不斷的刮著自己的陰道壁。此時的小露大腦一片空白,唯一能記住的就是下體不斷傳來的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一波比一波強的快感。再也不去注意,也沒法注意自己那淫蕩的呻吟聲是否會讓僅一牆之隔的玲玲聽到。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我不斷的重複著這個新的姿勢,直到再也忍不住,深吸一口氣,加大力度和速度將自己的分身插入小露身體裡的更深處,最終在一次把精液射到小露的身體裡,然後癱軟在小露身上。小露沒有推開我,也沒有力氣推開我,兩人就這樣相擁著喘著粗氣,直到我的力氣有點恢。我抱起小露分開小露的雙腿,從小露已經麻木的陰道中摳出了剛剛射入的新鮮的精液,然後再次用蓬頭把小露的身子沖洗乾淨,然後擦乾淨兩人的身子。這時小露才緩過勁來,「一一。。。扶我起來。」我把小露架起來,讓她的身子完全靠在我身上,兩人一搖一擺的走出浴室,然後偷偷摸摸的鑽進被子裡。筋疲力盡的小露不一會兒就睡著了。我一邊憐惜的抱緊小露,一邊想著剛剛玲玲到底聽沒聽到浴室裡面發出來的聲音。由於連番的激戰,困意早已來襲,最後我也頂不住睡意沉沉的睡去。一覺醒來已經是中午了,玲玲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起床了,而小露還在我懷裡酣睡,我輕輕的搖醒小露。「丫頭,醒醒,丫頭,丫頭,已經到中午了。」「嗯?什麼?」小露緩緩的睜開眼睛,舔了舔睡覺時流出的津液。「該起床了,玲玲好像好早就起來了。」「!」小露心中一驚,「她不會是發現了吧。」「不知道,我醒來之前她就起床了。」「嗯,一一。我下面有點點痛。」「昨天晚上做得太過火了吧。」「嗯嗯,不過你最天晚上真的好厲害,嘿嘿。」「看你這個樣子,應該是沒什麼大問題了。」我勾了勾小露的鼻子。這時,臥室的門被推開了。「你們兩個懶蟲還打算睡到什麼時候。」玲玲銀鈴般的聲音傳了過來。「知道了,就起來。」我爬了起來。「玲玲,你能不能迴避一下,我要穿衣服。」雖然之前赤身裸體的抱著這個小傢伙睡覺,但是現在是大白天,反倒讓我有點不好意思。「知~!道~!啦~!」玲玲帶上門走掉了。我自己穿好自己的衣服,然後把小露扶起來在給她把衣服穿好,因為有了經驗,這次胸罩什麼的倒是穿的輕車熟路。兩人穿好衣服之後,小露站了起來,然後皺了皺眉頭,小心翼翼的走了兩步。然後回頭對我責怪道:「討厭,人家那裡現在還有點痛。」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忙牽住小露的小手。「不用啦,我自己沒問題的,只是有一點痛罷了。」小露嘴裡說著,卻沒有鬆開我的手。然後等我們都洗漱完畢了之後,三人離開了小露的家的別墅,三人坐車回到市區,在小露學校的附近找了家小飯館吃了個中飯,之後,我便把小露送回寢室。小露打開寢室的門,我往裡瞅了瞅,發現一個人沒有。我姐是已經回家了的,杜姐姐應該是去集訓了還沒回來。「杜姐姐還沒回來麼?」「應該是沒有,桌子上和床上似乎和我走時是一樣的。」「那你晚上怎麼辦?」「什麼怎麼辦?」然後小露瞬間明白過來了,心裡默默的嘀咕道:『死芳芳,把我怕黑怕一個人的事情告訴了臭一一。這對姐弟真是壞死了的。一個亂說我的弱點,一個讓我差點下不了床。「沒事啦!杜姐姐說她今天回來,估計現在還在路上吧。」「這樣啊,那就好。那,我們走啦,你好好休息一下吧。」「知道啦!知道啦!」小露不耐煩的擺了擺手。正當我要出門的時候,小露叫住了我,「對了,一一,杜姐姐說過幾天好想要你幫個忙。」「什麼忙?」我實在是想不出來我有什麼可以幫到杜姐姐的。「過幾天她應該會給你打電話的,你放心吧,是好事。」說完,小露還狡黠的一笑。我搖了搖頭,歎了口氣。小露一定知道是什麼事,壞事肯定不會是,估計又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吧。我會想著之前在小羽和佳佳家裡發生的事情,又歎了口氣,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心中多了一股期待。

—完—